2021全球买涨人民币 2022走势又将如何?

  截至12月27日23时,境内在岸美元兑人民币汇率6.3731,年内累计涨幅约在2.5%。

  “若不是2021年中国央行两次出手遏制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恐怕人民币汇率很可能已涨破6.2整数关口。”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

  “事实上,央行两次出招都来得非常及时,令人民币汇率很快重回双向波动走势,一方面有助于缓解出口企业运营压力,另一方面有助于中国国际收支继续呈现自主平衡格局。”一位国有大型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他直言,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快速升值预期就此偃旗息鼓。随着奥密克戎疫情全球扩散令更多全球订单涌入中国,2022年人民币汇率受益外贸高景气度延续,依然会呈现上涨趋势。中国央行相关部门仍需加强与市场沟通,增强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避免押注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预期再度升温。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2022年美联储可能提前加息三次令美元指数高位徘徊,但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仍然看好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将2022年人民币均衡汇率调高至6.3附近。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对此指出,2022年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因素仍将是多空交织,令人民币双向波动态势可能进一步加剧。

  “2022年,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风险主要包括货币政策宽松、经济复苏形势、疫情发展演变不及预期,可能导致全球资产价格调整、部分新兴市场出现紧缩恐慌,到时将考验人民币资产属于避险资产,还是风险资产;内部风险则主要是在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改革攻坚背景下,如果国内房市、股市、债市及银行信贷市场的风险释放,可能降低市场风险偏好,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利空。”他指出。不过,若2022年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态势加剧,外贸企业财务压力可能继续缓解,且人民币汇率可能更好地发挥对国际收支平衡和宏观经济稳定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2021年,一项风靡全球外汇市场的投资操作,就是买涨人民币汇率。”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尤其在一季度中国外贸景气度持续高企的情况下,华尔街投资机构骤然掀起买涨人民币热潮。

  究其原因,一是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幅度高于其他国家,经济增长优势扩大带动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调高人民币汇率,二是外贸高景气度令市场预期中国外贸顺差持续扩大,进一步提振人民币汇率估值。

  “到了5月中下旬,整个华尔街买涨人民币热情格外高涨,因为市场发现当时美元指数即便反弹突破90整数关口,也无力阻止人民币汇率快速上涨,纷纷加入买涨人民币汇率阵营。”他指出,此外,鉴于当时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市场低估了中国央行出招遏制人民币快速上涨预期的决心,反而以为中国央行会默许人民币汇率上涨“对抗”输入性通胀压力。

  随着5月下旬中国央行突然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并启动新的QDII额度发放,人民币汇率一度在6-8月回落至6.50附近徘徊。当时,市场对美联储缩减QE的强烈预期与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也无形间给人民币汇率上涨带来不小的压力。

  9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再度峰回路转——即便美元指数直线,但人民币汇率同样快速上涨,并在12月初刷新年内新高6.3430。

  “究其原因,此前华尔街投资机构一度预期下半年中国外贸景气度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减弱,但事实恰恰相反,下半年中国月度外贸顺差迭创新高,且奥密克戎疫情蔓延令更多全球订单涌入中国,令华尔街投资机构纷纷纠正此前的错误预估,转而押注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与人民币汇率继续飙涨。”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分析说。

  在他看来,这背后,是部分对冲基金也找到了买涨人民币汇率套利的“最佳时机”,一是疫情越严峻,中国外贸景气度越高,押注人民币大幅升值套利的时机越成熟,二是当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高企时,总有对冲基金会押注中国央行默许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以对抗输入性通胀。

  正当全球投资机构再度踌躇满志看好人民币汇率一举突破6.3整数关口时,12月初中国央行先后采取调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等措施,令人民币快速升值市场预期再度戛然而止。

  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直言,过去两周以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都低于市场预期,令不少投资机构预感到中国央行的汇率调控措施仍在继续,相应减少了人民币汇率多头头寸押注。

  “但是,很多海外对冲基金在积极买入人民币看涨头寸,因为他们认为只要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一旦美元指数冲高回落,人民币汇率势必将再度掀起快速上涨行情。”他说道。在中国外贸景气度高位运行的情况下,如何有效管理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俨然成为中国相关部门面临的新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越来越多海外对冲基金纷纷将2022年人民币均衡汇率调高至6.3附近。

  “这还是将2022年美联储三次加息效应计入人民币汇率模型的结果。”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在他看来,如今外贸高景气度与中国经济稳健复苏基本面俨然已经主导了人民币汇率上涨走势,令人民币汇率很容易与美元指数“脱钩”——呈现双双上涨的态势。

  管涛对此认为,尽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与美元在部分交易时段出现同步上涨走势,但美元指数走势对人民币汇率仍有重要影响。其中,2021年美元指数震荡基本主导了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态势。展望2022年,影响美元指数走势的因素将延续多空交织,同样令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状况加剧。

  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直言,相比2021年人民币汇率出现两次快速升值行情,多数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不认为这种状况还会出现在2022年。

  管涛指出,近年中国相关部门坚持以市场化手段调节资本流动,维持了汇率政策透明度。随着人民币持续单边升值,国内先后出台了“增加汇率弹性+调控资本流入+扩大资本流出”的外汇政策组合。

  其中增加汇率弹性的措施,主要是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调控资本流入措施则是调降金融机构和企业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提高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扩大资本流出措施包括新批QDII额度、调降远期购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升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等。

  在多位国内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如此充足丰富的货币政策工具,有助于央行无需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就能实现四两拨千斤的效应——有效遏制人民币汇率再度出现无序快速升值状况,确保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区间保持平稳双向波动。

  管涛建议,相关部门应增加贸易以人民币计价结算,并鼓励金融机构帮助企业提高外汇资金使用效率,适当增加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对外投资额度,支持境内机构购汇对外投资,有效对冲贸易顺差,从而进一步降低外贸高景气度所造成的人民币快速升值压力。

  伴随全球资金大幅撤离印度股市、印度史无前例的贸易逆差以及印度央行和美联储的政策分歧等因素,印度卢比在本季度成为表现最差的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分析师预计,卢比还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随着全球资金大幅撤离印度股市,印度卢比进入四季度后,已贬值1.9%,沦为亚洲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

  印度股市在此前数年一直被市场奉为“最神奇的存在”,屡创新高。但在2021年10月创下历史新高后,印度股市就处于不断下跌中。第四季度至今,已有高达40亿美元的全球资金撤离印度股市。

  单以12月来看,截至12月20日,外国机构投资者已卖出印度股票达1750亿卢比。10月18日,Sensex30指数创下年内新高61765.59点,Nifty50指数同时创下年内高点18477.05。自那时至今,Sensex30指数下跌幅度达9.62%,Nifty50指数下跌幅度达10.1%。

  华尔街投行对全球股市的唱衰是印度股市下跌的其中一个因素。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野村(Nomura Holdings Inc.)近期均以估值过高为由,调低了对印度股市的预期。

  另一个因素则是对奥密克戎毒株的担忧席卷全球市场。截至21日,印度国内发现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已超过200例,还有可能进一步暴发。德里和孟买等大城市和经济中心的感染人数近期也重新出现了升高的迹象。投资者因此担忧印度政府有可能进一步收紧疫情防控措施,从而压制经济复苏和增长。

  印度政府的一些政策失误也是股市下跌的原因。比如,20日当天,Sensex30指数跌逾2%。其中的原因在于,印度政府20日叫停了主要农产品的期货交易。

  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Board of India,Sebi)20日要求商品交易所一年内停止推出大豆、豆油、毛棕榈油、小麦、大米、油菜籽等的期货合约。这是印度2003年允许期货交易以来最引人注目的举措。印度政府这一举措意在抑制粮食市场价格,压制通胀。但这一举措不仅没有给市场信心,反而加大了市场的混乱。

  尽管Sensex30指数已经跌去近10%,该指数的一年期远期市盈率仍接近21,而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一年期远期市盈率仅为12,这意味着印度股市可能还有进一步下跌的空间。

  除了全球资金大幅撤离股市这一因素外,印度创纪录的高贸易逆差以及印度央行与美联储的政策分歧也影响了卢比的利差吸引力。

  随着进口增加,印度11月贸易逆差扩大至约23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而与美联储日益放“鹰”,加快缩减购债规模(taper),暗示2022年3次加息不同,印度央行12月8日继续维持4%的回购利率和宽松货币政策。市场普遍预期,尽管印度经济在本财年的上半年已实现复苏,但奥密克戎毒株和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将促使印度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

  印度工业信贷投资银行(ICICI Bank Ltd.)的全球市场交易和研究主管帕斯纳(B. Prasanna)称:“(印度和美国的)货币政策分歧以及(印度)经常账户缺口扩大导致卢比在短期内贬值。”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卢比贬值对印度央行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在印度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初期,卢比币贬值可能会支持出口,但它也会带来输入性通胀的风险,还会使印度央行越来越难将利率维持在历史低位。11月,印度批发价格指数同比升至14.23%,零售物价指数升至4.91%,食用油价格目前也处于历史高点。

  外汇风险管理咨询公司QuantArt Market Solutions预计,到2022年3月底,卢比对美元的汇率将跌至78,更低于2020年4月创下的76.9088卢比的历史低点。

  彭博对交易员和分析师的调查结果显示,卢比对美元的汇率将跌至76.5。卢比2021年将连续第四年录得下跌,跌幅约为4%。

  高盛近期的研报指出,(印度)银行系统中充裕的流动性部分是由印度央行购买美元营造的,这可能使印度央行难以在2022年再次进行与以往同样程度的干预来遏制卢比的贬值。

  瑞银的新兴市场亚洲策略师阿罗拉(Rohit Arora)表示,我们预计,美元对卢比在未来4~6周内还会出现暂时性飙升。更长远来说,“我们还会看到一次性的资金流动和2022年第一季度经常账户等季节性因素影响卢比走势”。整体来所,阿罗拉认为,“只要石油价格继续低迷,美元对卢比在本财年末可能收在74~75之间。”

  由于对通胀飙升和非正统货币政策的担忧持续,土耳其里拉12月29日暴跌逾6%,为连续第三天下跌,部分回吐了上周的巨大涨幅。

  上周一,土耳其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救市措施以防止里拉继续下跌。比如允许民众开设“汇率保护账户”,该账户存续期间,如果里拉汇率的跌幅超过央行基准利率,政府将出资补偿存款贬值的损失。

  措施宣布后,里拉上周累计飙升了超过50%。尽管如此,该货币2021年迄今依然下跌了40%。截至北京时间12月30日凌晨5:10,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为12.63。据外媒报道,土耳其里拉的3个月波动率达到1999年10月统计该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

  不过土耳其财政部长内巴蒂(Nureddin Nebati)表示,里拉目前的波动并没有什么好担忧的,它将恢复至正常水平。巴蒂还称,政府并未直接或秘密地干预汇率市场。

  对于里拉上周的暴涨,一些人最初认为是“汇率保护账户”措施带来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该措施宣布后里拉存款增加了238亿,约合20亿美元。

  不过经济学家指出,也有可能是因为土耳其政府对外汇市场进行了大规模干预。官方数据显示,在上述措施宣布的前后几天中,土耳其央行的外汇储备减少了至少55亿美元。经济学家表示,官方数据中并未看到里拉存款增加。

  在经历了埃尔多安主张的一系列降息后,投资者对土耳其里拉的信心急剧下降。自9月以来,土耳其央行已将利率下调500个基点至14%。埃尔多安坚持应该通过降息来应对高通胀,与经济学正统观念背道而驰。

  经济学常识认为,当通胀过高时央行应当加息,通过提高借款成本来给经济活动降温,进而遏制高通胀。

  11月土耳其通胀水平超过了20%,经济学家预计12月这一数据可能升至30%上方。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将是该国通胀率自2003年5月以来首次突破30%。最新通胀数据预计将于1月3日公布。

  由于通胀持续攀升,土耳其民众纷纷试图用美元、欧元和黄金来储蓄,而非里拉。经济学家预计,这一趋势并不会因新的汇率保护政策而逆转。

  土耳其央行在12月29日发布的2022年政策文件中称,将把通胀目标水平设定为5%,并允许汇率由供需因素决定。“土耳其央行并未承诺任何汇率水平,也不会通过买卖外汇来确定汇率水平或方向,”文件中写道。

  但投资者和经济学家表示,由于政治压力以及缺乏独立性,他们并不认为央行有能力实现其通胀目标。土耳其央行还表示,将监控外汇市场相关风险,并采取必要措施保证其平稳运行。

  当天,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一天前的24.55%升至24.87%,创纪录新高。债券收益率和价格呈反向波动。该国主要股指伊斯坦布尔证交所100指数12月29日收盘涨2.43%。

  12月23日,在美元价格超过5.70雷亚尔后,巴西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进行了两次干预,收盘汇率接近稳定。

  在上午,雷亚尔一度下跌近1%后,巴西中央银行宣布了当天首次干预,之后在下午14点左右进行了第二次干预。两次干预共向市场投入9.65亿美元。

  当天,市场还分析了巴西消费者通胀的初步数据(IPCA-15),12月的通胀率有所放缓,但仍表明物价持续承压,加大了巴西央行货币政策的难度。2021年,IPCA-15指数已经攀升了10.42%。

  同时,美国报告的通胀数据更加坚挺,加大了市场对美国利率上升的猜测。理论上,这种情况会损害新兴市场货币,因为资源有可能从巴西等国家流向美国。

  本交易日收盘时,雷亚尔小幅上涨0.08%,基本保持稳定;汇率跌至5.663。

  根据最近的迹象,2021年的不稳定因素应该在2022年继续。除了全球货币政策的转折,市场还将不得不应对巴西大选前的情绪。

  美国银行表示,自从前总统卢拉作为的总统候选人出现后,两极分化就加剧了。其他候选人的出现、卢拉关于市场的言论,以及与财政支出压力的解决方案相关的消息都将会影响市场。

  据美国银行预测,在巴西选举前的9月底,美元将达到5.80雷亚尔,然后在2022年年底达到5.70雷亚尔。

  来源:浙江贸促综合整理自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新浪财经、亚美外汇、界面新闻

分享: